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五爷死去二十多年了搭配

2020-05-21 来源:
五爷死去二十多年了,我仍时常梦见他。
五爷大名叫明山,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在此之前,村里人一直喊他“老妮”。我一直弄不明白,一个大老爷们,咋叫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呢?也是后来我才知道的,“老妮”这个名字是我太祖给起的,大概五爷排行老五,最小,而五爷那辈没有女的,太祖盼“妮”心切的缘故吧。
而我不免对太祖生出腹诽,替五爷愤愤不平起来。没有女的,也不能给五爷起这么个难听的名字。小时候喊喊可以,长大了咋让五爷往人前站呢?我不平归不平,五爷对“老妮”这个名字倒没见生出什么抱怨。
在我的记忆里,五爷似乎一直住在他那个“山头留门”的小屋里。他的小屋冬暖夏凉,是村人闲时聚会、喷诓的好去处。
走进五爷小屋门,迎面墙上挂一幅《文姬辨琴图》。明月高悬,蔡琰纤手托腮,侧耳细听;其父蔡邑双手抚琴,指间似流出丁冬妙音。墙两边是几副条幅,“非宁静无以致远,非澹泊无以名志”,“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怠”,字体古拙沉稳,皆出自五爷手笔。这么雅致的布置在农村是很罕见的。
五爷读过私塾,是村里有名的“书墨人”。过年贴春联,大半拉村都拿来红纸请五爷写。五爷的字有些笨,但很入帖,临“颜体”。五爷写的春联内容多是古联,什么“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爆竹声声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春前有雨花开早,秋后无霜叶落迟”,等等。
五爷的小屋围满了等春联的人,五爷一边写一边还忘不了讲一些有关春联的古古经。
那年,村里赵财主请私塾李先生写春联。赵财主斗大的字不识一升,却很会欺负穷人。李先生想趁机治治他,就给他现编了几副对联。大门上编的是“手执大棍门前站,谁来把谁头打烂”,横批“吓死姑爷”;磨房是“磨一遍不出面,磨两遍驴屎蛋”,横批“气死老儿”。后来,赵财主家姑爷来走亲戚,才道破天机,差点没把赵财主气死。
农村夜长,晚饭后,我碗一丢就去五爷的小屋里。五爷经常出字谜让我猜,或出对联让我对。他曾出过一个上联“家贫双月少”,让我对下联。我哪对得上?后来五爷憋不住,告诉我下联是“衣破半风多”。五爷解释说,“风”是繁体“風”,“半风多”就是“虱子”多的意思。
去五爷小屋当然不仅仅是为了猜字谜对对联,主要是听五爷前三皇后五帝讲古古经。“五张羊皮换百里奚”,“薛仁贵征西”,“宋江三打祝家庄”等等,一听就粘底。去晚了往往抢不到凳子,或占不住好位置。
经常和我抢座位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村小学石培林校长,一个是小我几岁的二喜。五爷对石校长很尊重,石校长一来,五爷又是让烟又是倒茶。五爷的小屋和学校隔一条小河。五爷说,“宁和戏子对门,不和学生为邻”,学生咋啦,我就喜欢和学生为邻。石校长一来,五爷就讲他上私塾时的事。
五爷说,那时上学哪像现在,学生不学先生就用戒尺伺候。上《孟子》下《孟子》,把学生打个半愣子。《孟子》最难背,有时把学生打成半愣子也不会背。赵老财主的儿子孬蛋,狗屁不懂,歪材料不少,手经常被先生打成气蛤蟆。李先生叫李万年,那天他给学生讲《百家姓》。先生开讲道:赵,姓赵之赵,谁姓赵就是这个字;钱,钱之钱,你腰包有钱就是这个字;孙,孙之孙,你儿子的儿子就是这个孙字;李嘛,比方我姓李,叫李万年,就是这个李字。讲了之后让学生背,孬蛋大声吆喝着背——我姓赵,我有钱,我的孙子叫李万年……气得李先生吹胡子瞪眼,狠狠揍了孬蛋一顿。
满小屋人都笑了。五爷呷口茶,继续讲。
现在考大学考啥数理化,过去倒干脆,三篇文章做得好,皇帝亲笔点状元!听祖辈说,那时的考场比现在还严格。进考场得搜身,片纸不带,笔墨纸砚备好了的。三天三夜不离场,吃饭有人送,出恭——就是解手,有专用便桶。有的正吃饭,那边却扑扑嗵嗵屙了起来,乱骂娘。文章题目写在灯笼上,有专人挑着,晃一下就过去了。有位考生没看清,小声问别人,别人说:何莫由斯道也。那位考生听成了“蛤蟆咬死他二大爷”,就顺着这个题目大做起文章来——山中之害人者,狼虫虎豹也,河川之害人者鱼鳖蛟龙;唧唧哇哇咬死我二大爷者何也,畜生蛤蟆也……
五爷还会拉“弦子”,就是那种曲剧中的“头把弦子”。村里有剧团那阵子他拉,后来剧团散了,闲来没事,他把自己关在小屋里拉。五爷拉起弦子来如痴如醉,如泣如诉,非常投入。我曾跟五爷学过几天弦子,但终因缺乏音乐细胞半途而废。五爷字写得好,弦子拉得好,但有一样不好,就是怕干活。按他小儿子书德,也就是我近门六叔的话说,叫做“屁股沉”。农活再忙,焦麦炸豆,他该练字练字,该拉弦子拉弦子,是那种油瓶倒了也懒得扶起的人。五爷和五婶生养六个儿子。五婶在世时五爷和五婶跟六叔过,五婶病逝,六叔娶了媳妇,六个儿子没人愿意让五爷跟他们。六个儿子润物细无声”。一商量,就兑钱给五爷盖了这个“山头留门”小屋。
五爷死前那段时间似乎遇到了啥难题。他字也不练,古古经也不讲,弦子也不拉,整天闷闷不乐的。我去过几回,只见他和石校长闷着头抽烟。我还见他翻过小河到学校去过几趟。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暴雨骤降。五爷小屋和学校相隔的那条小河,像匹野马奔腾不羁。
五爷呆望着下个不停的雨,又抬头望望对岸的学校。突然,他看到二喜披了雨衣,沿独木小桥去上学。走到桥中间,二喜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摔倒,手紧紧抱住木头。眼看要摔下去,五爷不Bring Night顾年迈,赶5、以玉米为原料紧跑过去把二喜拽了起来。
陪同二喜来到学校,还没到上课时间,教室没有老师,早来的十几个学生在漏雨的教室里嬉戏打闹。突然,五爷看到梁头一块泥巴在往下慢慢滑动。不好——五爷赶紧对学生吆喝:快跑!学生先是吓呆了,明白过来后一窝蜂往外跑。二喜跑在最后,他喊了一声:五爷——
房梁塌了下来,五爷被压在下面。
石校长和老师把五爷从废墟中扒出来时,五爷已奄奄一息。大家把五爷抬到他的小屋,五爷眼瞪着顶棚,嘴角蠕动,似乎要说什么,最终没说出就闭上了眼睛。
五爷去世不久,几个儿子就把小屋扒了。扒小屋时,他们意外发现在顶棚双层高粱箔里夹了一个塑料袋。一层一层打开,里面竟皱皱巴巴卷了一打钱,数数整整五百元!儿孙埋怨起五爷来,平时要钱没有,抠得一分钱看成了大锣,想不到他倒偷藏了这么多钱!
石校长知道后,眼里噙满了泪水。只有他知道五爷攒这五百块钱是干啥用的。

共 25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五爷受过教育,是那种传统式的。身上留有穷秀才的味儿,能谈古论今,写写画画。就这么个五爷,善良的心里却装读书的后生们,与那破旧的学校。【编辑:槐花乡人】
1 楼 文友: 2009-01- 0 11:28:45 看了这篇小说,开始我是微笑着的,后来我是大笑着的,再后来我不笑了,是感动着的。
这样的文章,真的很令人深思。文中叙事水平一流,以消费者身份暗访了京城多家4S店大大小小的事件讲下来,笑了叹,叹了笑!太喜欢这样写人物的文章了,能把文章写成这样,只有一个字——服!!!尤其结尾,特别有意味。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2 楼 文友: 2009-01- 0 2 :1 :1 不是谦虚,这的的确确是一篇不成熟的小说,是我生生从瓜秧上拧下来的!人鱼儿的点评令我汗颜。不过,心里还是很受用的!谢谢鼓励。 一个爱码文字的教书匠月经后期发黑吃什么调理
小孩营养不良的症状
尿酸高怎么治疗
深圳白癜风
钦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西藏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