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求仙则仙第四百九十二章唐承念之死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求仙则仙 第四百九十二章 唐承念之死?

可是,直到她再再再一次挨了飞天连环打,付榕下也没有任何要露面的意思。

胆小鬼!

唐承念怒斥,可是,她已经把话说在前头,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我真的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唐承念极尽乖顺,风景悠的脾气太糟糕,不顺着他说话,分分钟被打死。

风景悠哼了一声,不过对她的态度还算受用。

“方才你是从那人那边过来的吧?我开口后,他也开口了,你怎么会没见到他?”风景悠洋洋得意地说道。

唐承念暗暗吐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这一次倒还真是她太不小心了。只不过,既然已经开了一个谎话头,就算再怎么不可思议,她也得要继续编下去,把这个谎圆完。

“请您相信我,我一路走来,真的没有见到另一个人!我承认,我刚刚的确是依稀听到了另一个声音,可是这里白雾重重,他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听见您的声音之后,就到这里来了,至于其他人,我真的没有见过。”唐承念义正言辞地说道,可惜还顶着一张血丝呼啦的脸,看起来可怜又可笑。

场外的付榕下几乎要为唐承念的机智鼓掌了。

如果不是他一路是跟着唐承念走过来,光是听她说话的语气,连他也几乎要相信了。

不过,付榕下现在也更加坚定要除去唐承念的理由,等到他制伏了风景悠,就会立刻对唐承念动手,否则,他也不确定之后这个人又会闹出什么别的幺蛾子。付榕下现在厌恶一切与变数这两个字有关系的人或者事。他恨这两个字。

“哦?”不过,站在场内的风景悠可就要多疑得多了。

作为旁观者,或者暂时的本方同盟,自然想看到唐承念演技一流,瞬间说服对方的场景,可惜,作为被说服的主人公,风景悠实在是太不配合了。他一脸狐疑地看着唐承念,将她的眼神也划入了他的思考中,不过,思考完毕后,风景悠也依然不准备相信唐承念的话。

且不说相信有风险,再说,他就算抵死不信,这个人能够拿他怎样呢?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你在说谎。”风景悠笃定地说道。

唐承念快要被他气死,风景悠怎么一点也不配合?她自己都快要被她自己给说服了,谁知道风景悠这个被说服的人竟然完全不为所动!他是不是没有心的?唐承念眼睛都红了,可惜演技再怎么爆发对风景悠这个冷血人也起不到丝毫作用。

“你既然敢欺骗我,就必须接受惩罚。”风景悠继续自说自话。

虽然他并没有桎梏她,唐承念受的伤也不至于令她没办法起身,可是风景悠站在这里,光是用双眼看着她,她就连动都动不了。

她想通了,风景悠就是故意拿她出气,不打死她不罢休。

这下,她简直就是一个自动送上门的沙包,蠢爆了!

唐承念几乎想立刻拿出那张符箓撕了,立刻就回明月崖去。

然而,接下来,风景悠又开口说了一句话:“想不想不要我的惩罚?”

“想!”这件事几乎不需要思考,唐承念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风景悠微微一笑:“那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唐承念看着这只老虎陡然露出了狐狸的笑容,禁不住一阵齿冷。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一连祈祷了好多遍,可是,不知道云中城的白雾是吸运还是怎么的,唐承念的祈祷没有任何用处。反而,她心中所猜测且完全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就这样从风景悠的嘴巴里吐了出来。

“我要你去找另一个人,也就是刚才你听见的另一个声音的主人。”风景悠神秘兮兮地说道。

唐承念几乎想大吼出声,不用找啊!不用找啊!他就站在我背后不远处啊!

可是,她同样知道,隐藏在白雾中的付榕下一定看着这里,如果她敢暴|露付榕下的信息,付榕下一定会像当时兰宾言偷袭她一样对付她的,她就死定了!可是,如果敢不答应,她也死定了!难道,只能暂且答应,然后带着风景悠团团转?然后……伺机逃跑?

难道只能这样了吗?唐承念烦躁地想。

“喂,还不说话?”风景悠可没有什么耐心。

唐承念苦笑一声,硬着头皮说道:“好,我答应,这就替您去找他。”

“走吧。”风景悠走过来,一把将她拉起。

唐承念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僵硬地回头。

她发现,风景悠居然就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就好像刚才的付榕下一样,悄悄地隐藏在他的身后。

怎么都这样!!!

“走啊,停下来干什么?”风景悠作势威胁。

唐承念咬咬牙,“我这就走。”

然后继续向前迈步。

……

白雾之中,一个人影缓缓出现,想了想,又重新没入浓浓雾气之中。

……

付榕下、付榕下、付榕下、付榕下、付榕下……你到底去哪里了?

唐承念带着一个巨大的包袱,一直绕着圈圈走,她一边回忆着自己的来处,一边有意识地带着风景悠往她来的地方走。一开始,风春运购票大幕由此拉开。景悠还带着十分强烈的危机感和警惕心,他的那双铜铃般吓人的眼睛,不断地左右打量,途中由于白雾的不稳定性,露出了一两块不知道什么建筑的边缘,风景悠都大叫一声,然后狠狠地掌风击上,当然,全部都只打中了建筑。

唐承念只能痛苦地继续往前走,连头也不敢回,她感觉得到风景悠估计还觉得这挺丢脸的,一直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的背,她估计自己要是敢回头,一定被风景悠找到一个借口打一顿,因此,不管背后传出多少奇怪的声音,她都打死不回头。

不过,越往后走,这样突兀的声音出现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

因为,过了太长的时间,付榕下居然一直都没有出现,不管是风景悠也好,还是唐承念也好,现在都不清楚付榕下到底在哪里。唐承念想不通,难道付榕下不想打,就逃了?如果要偷袭,现在不就是有一个好机会?两个?喔,三个……四个了……

无数个偷袭的好机会全部被浪费掉,风景悠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隐蔽得挺好没有被发现——虽然他没想到,自己也没发现付榕下。

唐承念忍不住开始思考,付榕下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他难道是迷路了?

唐承念并不确定付榕下有没有迷路,但往前走了一会儿,她确定现在她自己迷路了。

她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开始转大圈,还是转小圈,对这里是什么地方,更是一无所知。

现在,唐承念基本上是带着风景悠瞎走。

如果是孤身一人,她现在一定向看守者问路,可是,现在风景悠跟在她的背后,她只能憋着满腹的委屈,继续往前走。……咦?唐承念一边向前走,一边情不自禁地想到,或许,看守者可以帮她一个忙?她的脑子里隐隐约约地冒出了一个想法,只不过,这个想法还不够清晰。

就在行走的过程中,唐承念一直若有所思。

走了不知道多久,风景悠失去了耐心。

他的耐心本来就不好,现在一直走路,走了这么久,还没打一架,他早就烦了。

“你给我站住!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是哪里?你是带我去找他,还是帮他逃走?”风景悠怒吼道,一边向前踏出一步,然后,狠狠地拍下了一巴掌。

就在他全神贯注于向唐承念发怒的时候,一道隐匿在白雾中跟随许久的人影,终于出手!

“夺夺夺!!!”

付榕下连续发出三枚暗器,然而,风景悠的反应比他还快,当他感应到从背后而来的这三个划破空气的极速声音后,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宽剑,头也没回,就将这三枚暗器全部挡了下来,暗器打在剑身上,发出浦东新区建交委曾在4月11日作出书面答复清脆的撞击声。

就在二人交手瞬间,唐承念猛然倒在了地上,她浑身痉|挛,拼命地抽|搐,整个人表情狰狞无比,痛苦无比。

“别装死!你……你做什么呢?”风景悠看着唐承念,惊呆了。

然而,此时的唐承念一点也不怕他,她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

“你对他做了什么?”风景悠飞快地抬起头,问道。

付榕下啐了他一声:“该是我问你对他做了什么!”

“你下毒?”

“是你下毒,卑鄙小人!”付榕下怒斥。

就在二人争执的时候,一道旋风忽然出现,卷起唐承念,没一会儿,就将她从这里带走了。这是云中城里败者的结局,被送走,也就是淘汰——这两个人没有人怀疑唐承念是在做戏。也是凑巧,这两人出手同样狠辣,手底下从来不留活口,所以被送走的他们的对手,没一个是活下来的,更不可能回来,因此,他们也就下意识地以为,一旦被送走,就是死亡与淘汰的意思。

风景悠和付榕下都怀疑是对手偷袭,但很快,他们就想到了别的可能,有第三者!如果这里还有第三者出手,那么……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哈尔滨市治疗白癜风
哈尔滨盆腔炎哪家好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