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永生通天道第九十七章滚你快滚营养

2021-01-15 来源:

永生通天道 第九十七章 滚!你快滚!!

正午时分,她来到小屋前。

今天似乎有些与往日不同,史大哥并没有在门口迎接自己,只是随手将阵法打开。

推开屋门,正嫣像往常一样,并不敢直接看向看史安,而是在他的目光注视之下,红着脸走到桌前换下瓶中的花朵。

像往常一样,她哼着只有自己能听懂的小曲儿,将玉瓶中枯萎的花拿出,放出那几只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边专心地更换着,一边用余光扫了扫端坐在桌前的史安,见他有些闷闷不乐,于是找着话题说道:“史大哥,你说得那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个秘法可曾找到?”

“秘法!!!”史安想点着的炸药桶,猛然从椅子上站起,积蓄了很久的情绪终于火山般的爆发了出来,“魏嫣!”他厉声喝道:“请转告你的老祖宗元道子,我可没有什么秘法给你们!”

在服刑期间此话一出口就一记重拳一下子打在正嫣心上,突如其来的重击将她击得脑袋发蒙,手中的刚插好花的玉瓶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而她肩头的安安似乎也受到了主人情绪的感染,全身的白毛全部树立,呲着牙向史安嘶声鸣叫。

“他终于知道我的身份了,我该怎么回答?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几乎从未在她的脑子中思索过,也根本没有应对的方法,一时间她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

史安冷笑一声,“怎么,没想到我会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你的戏演的真好,几乎都让我真的相信你真的是对我动了感情了,”史安有些激动,“我现在才明白,你那副关心我的模样完全是装出来的,无非就是想套出我的话,想弄清楚你那个祖宗所谓的‘秘法’,等完成你的祖宗给你安排的任务,我可能就会像你祖宗当年杀云善灭口一般,被你所杀。你是一个蛇蝎一般的女子,亏我还掏心窝子对你,你不在的时候想着你、担忧你,你在的时候围着你、讨好你,而我对你来说不过只是一个任务,一个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工具吧?”

“我放弃了离开四象观、离开你祖宗魔爪的机会,你知道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带你一起走!我是有很多秘密,很多不能被其他任何人知晓的秘密,但我却愿意拿出来,让你与我一同分享,一同担负。可我错了,错得太离谱了,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你却是煞费苦心来骗我的。原以为你是能与我走完漫漫修仙路的伴侣,却没料到你却是我今生最大的孽缘。”

正嫣此刻已经泣不成声,呜咽着说道:“史……史大哥,请你听我的解释。”

史安冷冷道:“还有什么可说的,今天开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永不相干!”

“史大哥,当真误解我了,”此刻正嫣也顾不得女儿应有的矜持,抽抽搭搭地说道:“我一开始确实是太祖派来套取你的秘密的,但后来……后来我真的喜欢上你了。我已经打算去告诉太公,你根本没有偷宗门的秘法,我想求他放过你,然后我们一起回魏家,要么去双塔城……”

史安不等她再往下说,“那我可高攀不起,您是宗主的掌上明珠,是魏家明天的家主,我一个小小修士怎么配得上?你还是走吧,离我远远的,滚!你快滚!!”

正嫣还在说着什么,但所有的声音都淹没在史安出离愤怒的吼声中。

正嫣知道,现在自己的任何说辞在史安听来都是强辩,自己内心所有的话语都会是那么苍白无力。她只好不再做声,默默地回转身体离开小屋,一边走一边又频频回头,似乎在等着史大哥能够唤自己回来。

看着那离去的娇小而萧瑟寂寥的背影,那因为不断抽泣而颤抖的身体,那回首间流露的哀求之色,史安有些心酸,他从心底里实在不忍心让这个柔弱的让自己心碎的姑娘难过,从心底里希望正嫣能够反驳他,告诉他这一切只是个误会,他也愿意,愿意去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因为他也能够从正嫣的眼中看出那份真实情感。

可是正嫣却走了,走的那么委屈,那么悲哀,那么留恋。

尽管不想,但此时他又不得不怀疑他们之间的一切,因为自己身上背负的一切,不允许有一点点的闪失,不能做任何一些不智的尝试,尤其是在自己深陷爱恋“这三步走是柳汽的发展模式。”  对柳汽如何实现三步走战略之中,情感可能会战胜理智的时候。

“即便是你刚才说的是真的,我现在也不敢相信,不敢接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果元道子被剥夺了宗主之位,魏家也因此一蹶不振,你仍不记恨我,还要与我走在一起,那说明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那时我再向你赔罪,再与你接续前缘吧。”此刻,史安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出这些话,像是在对正嫣耳语,又像是在内心安慰自己。

正嫣哭着走回自己的洞府,无限的委屈和懊恼充斥心间。

史大哥话就像尖刀,句句扎到自己心里。

他怨恨自己是理所当然,被人骗,特别是被自己一直信任和亲近的人骗,那种愤怒、那种委屈,自己在太公身上也是尝到中国认为过的。再细细回想史大哥说的每一句话,情急之下说出的对自己的感情,也绝对是肺腑之言,若不是这场误会,恐怕他还会藏在心中许久。

就此而言,正嫣甚至还有点感激这场误会。正是这场误会,挑破了那一层自己早就想挑破的窗户纸,但也正是这场误会,搅乱了原本正常感情发展进程。而这层误会,在当下是无法解释的,而且也解释不清的。

在她看来,如果能够说服自己的太公,让他洗清史大哥的不白之冤,再解除对他的软禁,那时他就会知道自己的用心,与他的关系自然也可以恢复如初,到时候陪他天涯海角,分享他的秘密,履行他肩负的使命,这才是只想要的人生。

该怎么和太公说呢?正嫣想了整整一个下午,傍晚时分,她抱定实话实说的决心走向元道子的洞府。

景德镇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昆明不孕不育专科医院
重庆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