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求仙则仙第四百五十六章隐患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求仙则仙 第四百五十六章 隐患

唐承念2009年政风评议工作心得体会无可奈何,只好说实话:“小姐姐,我想问你,你知不知道里面的人在说什么?”

“他们呀?他们在吵架,这些人不是好孩子,你不要学他们。”展莳萝告诫她。

“……他们怎么会吵起来?”唐承念认命了,只要展莳萝肯帮她搞明白现场情况,就算她想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也随便她吧!

展莳萝不知何故,总觉得自己抱着的这个小孩子实在可爱,她想了想,便说道:“我现在还没搞清楚,不过,你等一下,我帮你问问。”

想着,既然这是小姑娘的要求,那她帮忙问,也算是帮助了这个小姑娘吧?因此,展莳萝十分热心地往前挤。

唐承念被她抱着,又被人堆围着,只觉得身边闷得要命:“算了吧,要不我们问问别人?”

她指的是旁边各成员经济体通过简化通关程序和减少审批流程那些也一直在围观的人。

展莳萝摇摇头,说道:“我来得最早,问旁边这些人,没用。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们也不会知道啊。”因此十分果断地继续往前挤。不过展莳萝本来也不是为了挤出这些人堆,她将自己的脑袋先钻到前面,然后便左右张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小个子,这人是云来客栈中她认得的那位世伯的侄子,也在云来客栈里打工,做跑堂。“榕哥!”展莳萝一只手抱着唐承念,将另一只手艰难地伸出去,一边喊一边挥舞。

“榕哥!”见那人回头了,展莳萝就赶紧再喊了一声。

付榕下的个子不算高,但是五感灵敏,而且,还修习过武功。他虽然是个凡人,却也是个会武功的侠客,在世伯的客栈里工作,但是也一直都没有丢下自己的本事。他刚听到展莳萝的声音还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回过神,开始张望,等展莳萝再喊一声,付榕下便听声辩位找到了展莳萝所在。

“展姑娘!”付榕下赶紧跑过来,正要说话,见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姑娘,便不由得愣了一下,“展姑娘,这个小姑娘是……”

展莳萝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打造CBD东扩后产业安家 第一站 献计献策。,她其实也不认得这个小姑娘呀?只是不由自主就想帮她。

唐承念哪肯说那些废话,万一没打听到什么,还被白扔出去,不是白挤过来了吗?她一见付榕下的打扮,就估计他是这间云来客栈里的跑堂。既然这位展莳萝展姑娘和这个付榕下认识,那直接问付榕下,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所以,唐承念立刻便哀声叫唤起来:“姐姐,我感觉好不舒服……好痛啊……”

她正好被两个人夹住了腿,所以叫唤起来倒是挺真情实感的。

展莳萝顿时慌了,赶紧对付榕下说道:“榕哥,你快接住她,别让她受伤了。”

“哦,好!”付榕下也是爽快的性子,事急从权,便不再问东问西,先帮着展莳萝将唐承念给抱了出来。既然已经把唐承念抱了出来,他索性再帮忙把展莳萝也拉出来,见有人抱怨,就直接说:“这是掌柜的他朋友的女儿,本来也算是我们这里的人,回家你也管啊?”直接把那人接下来的话全部堵回去。

展莳萝心虚,扯了扯付榕下的袖子:“榕哥,我们先到里面去吧。”

“好,这里人多,我们到后院去。”付榕下贴心地护持着这对临时姐妹从人群中通过。

大堂中的人还是多,不过却没有大门口那么挤了,何况他们不是到吵架的中心点去,而是去后院,自然更加不会有人拦着。只有几个认得付榕下,也认得展莳萝的人打趣地笑笑,不过这些人也知道尊重下姑娘家的名节,虽然笑,却并没有说不合时宜的话。

三人一起到了后院,展莳萝松了口气,“总算出来了,刚才那里人好多,我觉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

“我去帮你们倒两杯水。”付榕下人好心,见展莳萝看起来很不舒服,便立刻说道。

展莳萝想了想,觉得自己的身体确实不大对劲,就没有推辞,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现在也回过神,晓得淑女样子了,十分小声地说道:“多谢。”

付榕下爽朗地一笑,直接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展莳萝这时才将唐承念放下,让她在自己坐的石墩上也坐下,“小姑娘,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是念儿。”唐承念依旧用稚嫩的嗓音说道,一脸天真。

展莳萝也说道:“我姓展。”

“展姐姐!”唐承念立刻唤了一声。

“嗳!”展莳萝没有妹妹,头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喊她,不由得再一次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她的容貌不算令人惊艳,可是面容柔和,教人看着觉得舒服,这样一笑,就更好看,端着水已经走到面前来的付榕下看了一眼,脸一红,双手颤抖地将两杯水端上。

唐承念笑眯眯地接过一杯,看了展莳萝一眼,并不点破。

展莳萝本来没觉得怎么样,见付榕下如此,也不由得有些羞涩起来,她接过剩下那一杯水,用比刚才说话更小声的声音说了一声:“谢谢。”

“谢谢!”唐承念故意爽快地开口,将展莳萝羞怯的声音压过去。

展莳萝果然脸更红。

唐承念差不多看明白了,不过,她却仍然一言不发,她来这里又不是做红娘的,是为了搞明白云锦城里的情况。这展莳萝和付榕下都是本地人,肯定不会不知道最近来了许多外地人,不知道他们对此是什么想法?唐承念觉得,也许自己可以从展莳萝和付榕下二人这里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对了,小姑娘,我之前没见过你。”付榕下若无其事地开口问了一声。

唐承念却长了个心眼,这付榕下看起来不是很好骗,所以她很干脆地放弃了原本打算模棱两可混过去的主意。刚才她喊了展莳萝一声姐姐,展莳萝并没有说那不对,按照正常人的思路,恐怕都会以为她和展莳萝是亲戚关系,不过,既然付榕下不好骗,她就干脆放弃了亲戚路线,反正她只想打听一下云锦城里的情况,这又不算是秘密,问一声又没什么好瞒的,如果她打算把这两人当傻子,反而容易致人厌恶,所以,唐承念就直接说道:“我是念儿,榕大哥。”

展莳萝不好意思地看了付榕下一眼,连忙对唐承念说道:“他姓付。”

“哦,付大哥!”唐承念便迅速改了口。她虽然知道付榕下的名字,却不好直接这样叫他,所以便假作不知,学了展莳萝的称呼。

唐承念原本以为自己这样会遭致付榕下的怀疑,谁知道他根本没有再露出任何不满的表情,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地与展莳萝对视了一眼。唐承念懊恼地撇开脸,合着这两人是拿她当打情骂俏的工具了是吧?

展莳萝慌张地收回目光,对唐承念说道:“念儿,你刚刚是想问什么来着?”

“我刚刚是想问你,大堂里的那些人在吵什么。难道,不是只住店吗?怎么还吵起来了?”唐承念原本只问了前面那一句,不过觉得这样问实在太冷静了,便又问了后面两句,以给自己问出这个问题做解释。她见付榕下的表情从疑惑不解到担忧,再到释然,便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这个圆场没白做。

付榕下,果然也不只是一个普通的跑堂啊。

唐承念感叹了一声,仍然没有兴起要用天眼看他一眼的主意。一来,唐承念真没有窥|探自己认识的所有人的癖|好;二来,她想这付榕下既然是展莳萝的朋友,应该也是在云锦城生活的人,可能有些故事,但还不至于到令她动用天眼的地步。

只是她不知道,此刻的省事,却为后事埋下了一个隐患。

展莳萝听了唐承念的话,也点点头,连忙看向付榕下,问道:“榕哥,你刚才是不是一直在大堂,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吵起来的?”

既然是展莳萝问,付榕下也就不再隐瞒,况且,这确实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秘密,就算有人想要隐瞒,恐怕也应该是火气过了以后那两个吵架的当事人。

“没什么,只是抢房罢了。”付榕下十分轻松地解释道。

“抢房?”展莳萝却觉得好神奇,只是一间房罢了,值得一“抢”吗?而且,旁边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围观?亏得她在外面悄悄看了那么久,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呢!

“不是还有别的客栈吗?”展莳萝问道。

付榕下笑了起来:“要是还有别的客栈,他们会来云来客栈吗?”

“此次调整也将惩罚那些不使用谷歌广告拓展的用户这也是此次调整为何将能够致使更多广告使用广告拓展的原因以及更多用户将会在搜索结果中看到显示广告的原因。哦,也对。”展莳萝刚点点头,就觉得不对,连忙道歉,“榕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付榕下忍笑:“没关系。”

本该客似云来的客栈却天天门可罗雀,早就成了云锦城里一个茶余饭后的笑话,虽然大家不明白为什么过路的旅客就是不肯去云来客栈,不过大家本来也不是多想知道,只是指着这个笑罢了。展笙旗偶尔也会拿这个笑话挤兑云来客栈的掌柜,展莳萝也在,所以也不知不觉地记住了这个笑话。RS

合肥专看白癜风医院
天津宫颈糜烂
济南治疗阳痿费用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