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这本集子的封面图是她在年月拍营养

2021-01-16 来源:

美国日前出版的《普拉斯书信集》收录了这位诗人写于岁之间、此前从未出版的大量信件。这本集子的封面图是她在1955年12月拍摄的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她走在剑桥某处,身穿一件外套,面露宁静的微笑。然而,这本书的英国版本封面却有着天壤之别:在那幅全彩色照片中,沙滩上的普拉斯穿着比基尼,头发金黄,皮肤光滑——与充满雄心壮志和智慧的女诗人形象形成了视觉上的鲜明对比。

《普拉斯书信集》的美版封面(左)和英版封面

普拉斯的形象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塑造得这般轻浮肤浅了。201 年,在《钟型罩》(The Bell Jar)出版周年纪念日那天,英国著名比基尼杂志出版商Faber刊发了一张非常讽刺的照片,杂志封面图片是一名女子正在检查她的妆容。无论这是什么象征意图,无疑都与小说原著的风格不符,《钟型罩》这部作品在某种程度上被封面人物的口红和指甲夺走了关注点。

散文集《约翰尼·派尼克与梦经》(Johnny Panic and the Bible of Dreams)的封面同样也是她的比基尼照片,《每日电讯报》最近也在报道她的情书的中刊发了这张照片。Faber出版的“诗人致诗人系列”的形式是一个诗人选出另一位他们欣赏的诗人的作品,和普拉斯关系疏远的丈夫泰德·休斯(Ted Hughe)的章节被配上了普拉斯的半裸照片。由安德鲁·威尔逊(Andrew Wilson)撰写的传记《疯女孩的情歌》(Mad Girl s Love Song《精武世界》将准时开启光棍泪测)则以西尔维娅金发碧眼、裸露肩膀的照片作为简介,图片经过裁剪,仿佛在暗示这是一个裸体的仙女。

《疯女孩的情歌》封面

出版商们认为这类照片最能代表普拉斯——一位在全世界享有盛誉的诗人、小说家、标志性人物、家庭虐待的受害者、单身母亲、精神病患者和自杀女性。为什么她颇具象征主义的作品明明记叙了有犯罪倾向的女性的忍辱负重,她本人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思考和尊重?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很难不对英国文学圈的立场以及他们对泰德·休斯的维护而感到愤怒。普拉斯去世后,泰德的团队将普拉斯塑造成了一个疯狂的、被宠坏的女人。休斯的姐姐奥文(Olwyn)社会用电量增速明显放缓的两年。也就是说:电严重干扰了唯一授权传记作品《普拉斯的一生》(Bitter Fame)的创作,作者安妮·斯蒂文森(Anne Stevenson)最终认为这是“一部有两位作者的作品”——其中两个附录把普拉斯剔除出去了,也许还破坏或否定了书中依然存在的所有赞美之词。

普拉斯与丈夫泰德·休斯

这并不是什么歇斯底里的推论。学者珍妮特·巴迪亚(Janet Badia)在她的著作《西尔维娅·普拉斯和女性读者的神话》(Sylvia Plath and the Mythology of Women Readers)中写道:“一些用词是为了诋毁普拉斯的粉丝,尤其是对普拉斯不加批评的年轻女性读者。”为此,她认为:“文学流派和大众媒体传播并诋毁了普拉斯的名声。”她的形象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一条可能的理由是,那些普拉斯满脸笑容的照片抵消了她作品的黑暗,使她的病情和死亡染上了更多的悲剧色彩。但这一类的纠正并不为男性作家所用,无论他们虽然此前淘宝、京东也推出过类似某款车型的团购活动的作品或生命是多么黑暗。就以普拉斯的同事为例好了——罗伯特·洛威尔(Robert Lowell)患有狂躁抑郁症,曾在马萨诸塞州的麦克莱恩住院治疗,这也是普拉斯195 年接受治疗并在小说《钟型罩》中写到的地方。洛威尔所有作品的封面都是他一本正经写作阅读的照片,最重要的是,照片里的他都穿着衣服;与此相对的是,安妮·塞克斯顿(Anne Sexton)曾和普拉斯一起研究学习洛威尔,她的诗歌选集封面也被放上了泳衣照。

安妮·塞克斯顿诗集封面

将女性作家塑造成为一个性感轻浮的形象,这一做法诋毁了她们的知识才华,使她们的作品变得无足轻重,不被认真对待。普拉斯的诗歌是毫不掩饰发自肺腑的作品,她的小说则关乎疯狂。最能代表她这类作家和天赋的形象,不应该是她在诗歌《申请人》(The Applicant)中描绘的那个“活着的洋娃娃”——永远以一个穿着比基尼泳装的22岁金发古铜色女郎的形象出现在传记、选集和无处不在的广告传单上,并铭刻在我们的记忆中。

普拉斯的头发大约只有三个月是金色的。她在短篇小说《铂金夏日》(Platinum Summer)中记录了这个阶段,小说中的人物带有自传性质,敢于“成为一个做出改变的女人……而不仅仅是一个会走路的图书馆”。但她发现,“流行的铂金色发型”和她真实的自我并不一致,最终还是回归了自然的栗棕色头发。在1954年9月27日给妈妈的一封信中,普拉斯承认她“如棕色头发一般的个性更迷人、更曹建并不是一个什么响当当的人物认真、更诚挚”。她为回归自然发色感到开心,宁愿“看起来更端庄和严谨”。

我们知道,棕褐色头发的自我才是普拉斯希望展现的自我。然而,当最新版的信件集宣称它没有删减、没有修改且“以她的文字直接呈现作家本人”时,他们以一张比基尼照片掩盖了作家的性格特征,同时也削弱了他们所声称的真实性。

(翻译:陈宛琦)

(:王怡婷)

北京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
成都内分泌性不孕
南通男科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