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永恒的王第三十二章四杯冰水营养

2021-01-15 来源:

永恒的王 第三十二章:四杯冰水

将‘神启酒馆’和‘科特之光’隔开的那层木板在李来福眼中如同这个世界的柏林墙,将寂静与喧嚣完全分割开来,虽不知道这种奇异的格局会在什么时候打破,但在此之前那位名为科特·塞斯的年轻侍者已经被那位看起来像是抽了风一样的游侠给弄得哑口无言了。

不再纠结科特这一充满传奇色彩的姓氏之后,安士白和一路奉献出自己鲜血和荣耀的‘教皇’干脆利落的展露出了身为暴食者应有的丑陋和欲望,所幸这几位都不是什么信奉光明神的虔诚信徒,故此一直被光明教会视为撒旦爱好的七宗罪言论也在他们身上毫无用武之地,尤其是‘教皇’身为一条野狗竟然对着整齐排列在魔法水晶中的高脚酒杯止不住发出低沉的狼吼,更让科特·塞斯这位儒雅的绅士酒保感受到了喀布尔之外世界的可怕与恶心。

好在还有一位面露温和微笑的孩童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失态的表现,这让他感受到了一丝神明的恩惠,如果说这些家伙都属于隔壁那种粗暴恶心的佣兵之流,那可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但很明显,他这种乐观主义被毫不留情的打破了。

“远方的朋友,荣耀和辉煌将与你同在,但在此之前,请褪下那一路奔波的尘埃吧,好好品尝一下真正的朗姆酒,这是来自于神的恩赐。”

“荣耀亦与你同在,我的伙计,传闻喀布尔的神启酒馆是一片被神祝福过的土地,这里的朗姆酒可以融入魔法的玄奥,将各种魔法元素封存在小小而又不失韵味的高脚酒杯中,请问是这样吗?”

李来福同样报以贵族氏的微笑,以至于站一旁的安士白在听到这样一番令人牙酸的虚伪回答后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前一阵子还不知道是哪个大异端,大放厥词的要将梵蒂冈教皇手中的神圣权杖夺下来敲核桃呢。

科特·塞斯眼睛放光,那是商人才会拥有的眼眸,要知道在喀布尔小镇,除了几位落魄很久的老贵族,基本上没有几个居民会花费巨额的金币只是为了一杯所谓包含着魔法元素的朗姆酒,这种神明恩赐的产物,只会以陪衬品的身份出现在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觥筹交错的晚宴上。

很可惜,喀布尔根本没有什么大人物,这里有着歌颂和平的赞歌,还有烤肉的焦香,除了这些之外,只剩下一群比沐浴在阳光下的发春少女还要矫情的吟游诗人。

所以塞斯很热情的将这位可能是从外面来的‘大人物’迎到了排列着无数魔法水晶的前台。

魔法水晶是一种凝结体,对于魔法师来说,如果说魔法权杖是他们手中的剑,那么魔法水晶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资本,类似于大陆上魔兽的晶核,晶核里面包含着一只强大魔兽的所有能量,比如说在凡尔登山脉中部就有一种名为碧眼狂狮的七阶魔兽,它的晶核中便酝酿着近乎一位大魔法师的全部魔力储存,而人类的魔法水晶也是同一种道理,一些强大的魔法师从自己的魔力海洋之中取出一小部分魔力,并凝结成晶状体,以此来封存一些至关重要的物品,当然,李来福从来不认为高脚酒杯可以在‘至关重要的物品’当中占有一席之地。

此等用神圣的主教长袍遮掩肮脏牛屎的奢华举动它确实要退役了,估计只有在‘神启’才会出现。

“尊敬的贵族,请问您需要什么呢?这是包含着火系魔法元素的‘烈焰之吻’,这种白朗姆酒可是很富有奥斯曼帝国的战争信仰,当无色的液体顺着喉咙流淌进入你的体内之后,就像是一团火炎在你的腹部燃烧,虽然痛苦,却让你欲罢不能。”

塞斯试探的询问道,他拿起一块火红的魔法水晶,里面封存着一盏纹饰有火焰云朵的高脚酒杯,在魔法灯的照耀下隐隐绽放出微红的光晕。

李来福沉默,安士白咽了口口水,‘教皇’吐出了舌头哈气,顺便还嗷呜一声。

塞斯见状,确定了这位孩子果然才是这些人的头儿但如果形不成规模效应,心里也有了计较。

他重新拿出了一块寒气逼人的蓝色魔法水晶,温和的说道:“尊敬的贵族,如果说炽热的火系元素让你想到了那群粗鲁的兽人,还望您不要介意,因为神明会给你真正的恩赐,你看这杯‘冰雪妖姬’是否能够博您一笑呢绝对纯洁的冰系元素,由一位正统而又强大的水系魔法师剑走偏锋所酿而成,或许我的吹嘘可能让您感到可笑,但事实就是如此,高贵而又典雅的冰雪精灵赋予了这杯朗姆酒寒冬般的冷艳,当你轻轻品尝一口时,就仿佛在和冰雪女神在接吻一般刺激,哦,如果说你不喜欢那位冰雕的美人,你也可以想象一下光明教廷的圣女,那纯洁无暇的嘴唇和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的郭女士也许早已悔青了肠子你相触碰,那种感受简直,难以言表啊。”

塞斯拿着这块蓝色的魔法水晶,如吟唱般带着抑扬顿挫的语调低语,先不说李来福等人,他自己仿佛已经陷入了自己所编织的美好幻境中无法自拔,甚至还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似乎现在他就在和光明教廷那位象征圣洁的圣女接吻呢。

然而当他的美好幻境却被李来福的一句话给打得支离破碎。

“请给我们拿四杯冰水,要用干净的高脚酒杯,最好纹饰着具有艾伯伦风格的奢华年轮花纹,谢谢。”

李来福淡然的说道。

科特·塞斯那满足的欢愉表情凝固了,蓝色的魔法水晶差点被他摔倒了地上。

喀布尔小镇的街道上,一家酒馆外,淡蓝色火焰凝聚成的‘神启’二字闪烁不定,仿佛是被一阵大风差点给刮灭。

而酒馆内的空气也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住了,就连时间都似乎因为这句话而静止二江寺村一、二、五、六组地块周边已拿预售证项目的认购存量达41万方,安士白呆呆地俯视着某个混蛋,甚至眼眸都有些迷茫,还有‘教皇’,它似乎又想嗷呜一声,但却咬住了自己的舌头,作为一路颠簸舟车劳顿的首要大功臣,没有得到一只丰满流油的烤羊腿犒劳也就罢了,竟然连一杯朗姆酒都没有,喝水?不,比这要好点,是喝冰水啊!

琴牵着李来福的手,睁着大眼睛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人,不明白怎么一瞬间这些家伙都不说话了,就连一向叼着狗尾巴草的那个少年都是满脸呆滞,对了,他的狗尾巴草呢?

琴歪着脑袋思考,总是这样,真正孩子们的眼光总是别具一格,无论是悲哀还是幸运,他们都会找到自己感兴趣地方,当然,除了一个两世为人的怪胎。

就在气氛变得微妙之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打破了平静。

“塞斯,勿忘祖上的训诫,远方的朋友便是我们的神祇,不可质疑,按照这位高贵朋友所说的去做。”

这蕴含着沧桑的气息,让人情不自禁便联想到这声音的主人一定是个经历过大风大浪后安静迎接平凡的大人物,李来福在某个瞬间感到一阵窒息,但还不到一秒这种恐怖的感觉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扫视四周,发现了声音的源头竟然是来自将神启酒馆和科特之光佣兵工会隔开的那块木板的尽头。

一张木椅,一位黑袍老人。

三亚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西安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长沙阳痿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