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五百二十六章偷窥狂搭配

2020-05-21 来源: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五百二十六章 偷窥狂

“周默,你办的好事!”

一个私人庄园里,全身被黑色斗篷遮盖的女子厉声喝道。br>

“在世俗界竟然还有人能看出来是障眼法,竟然还能把三个女人的魂给勾回来……是我没有想到的。”

周默叹息一声道。

“你没有想到的多着呢!”女子的声音冰冷:“如果不是我提前接到通知,在羊城这次计划就被你彻底给坏了。”

“不是还没有到无法按照有关规定挽救的地步吗,而且,美颜胶囊仅仅是个掩饰而已。”周默不以为然。

女子显然更生气了,黑色斗篷一起一伏的,过了半响,女子才道:“你能不能突破……不,是能不能活命,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你现在可以滚了!”

周默眼“‘四风’问题在野外驻训场披上了‘伪装’睛眯了眯,然后,转身出了小楼。

“周少……”梁晨见周默出来,迎上去喊了一声。

周默没有回应,开了车门进去,然后,狠狠的把车门给关上了。

梁晨也上了车,他动车子,“周少,何必为了一个承诺寄人篱下?况且,她那个许诺你能突破的承诺不见得可信。”

“可不可信都要试一试。”

周默的脸阴沉了起来,“等到我突破之后,我要把这栋楼和这栋楼里的人烧个干干净净!”

“……”梁晨愣了愣神,然后,问道:“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告诉王忠亮,让他加快时间,还有,调查一下,昨天在喜来得大酒店的修真者的身份。”周默说道。

“王忠亮被带进了警察局询问,不过,很容易弄出来,至于修真者的身份,倒是有些头绪。”张三说道。

“说来听听。”周默眼皮子一抬。

“在刘宏的酒吧里,出现过两个修真者,一男一女。”

……

一男一女,田二苗和夏忆雪在大眼瞪小眼。

不是说田二苗没有看到视频,他看到了,也就因为看到,他才气愤。

视频很简短,说明拍摄的过程中没电了。

“你少看点能死吗?”田二苗实在忍不住了。

夏忆雪的眼睛瞪的更大了,说道:“男人果然没有好东西,之前求着我的时候好话说尽,得到了后便不把我当回事。”

“呃……你说话能不能不要有歧义。”田二苗道。

“哼!”夏忆雪轻哼一声:“田二苗,你不感激我就算了,还责备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要不是我上的小视频,你还不知道对方是是个女人呢,虽然拍摄的很短暂,但最起码可以确定两点啊。”

“两点?”田二苗疑惑了:“不是只能确信对方的性别吗,还有哪一点?”

“呵呵。”

<要求左右转动灵活p>夏忆雪这声笑太意味深长了。

这个笑声让田二苗脑瓜子疼,他揉了揉脑袋,然后,伸手:“给我。”

“痴人说梦。”夏忆雪侧过身子。

“这是我给你买的。”田二苗皱眉道。

“你也说了是给我的了,给了我就是我的,我给不给你看要看我心情。”夏忆雪道。

“你的心情……”田二苗随口一说。

“呵呵,我的心情很糟糕,所以,你休想再拿我的。”

“忆雪……”

“别来这一套,你以为我还会上当不成?”

“好,不看就不看,你以为我稀罕。”

“呵呵。”

“收起你冷傲的笑容。”

“呵,呵呵,呵呵呵。”

“……”

田二苗从沙上站起来,走回房间。

盘坐在床上,闭上眼睛,然后,回想着视频内容。

视频里有个人穿着宽大的黑色衣服,看不清面容,但能确定是个女人。

她的手在掐着印诀。

“手……”

田二苗努力的回想一下,她的手特别的白,森白森白的那种,不漂亮很吓人。

这只手让田二苗想到了黑暗女王。

田二苗想到,黑暗女王在受到重伤的时候,手会呈现这种白。

“难道又要见面了……小魅你可要挺住啊。”田二苗喃喃自语。

“小魅是谁?”夏忆雪走了进来。

田二苗没有理会,他还在想着那只手。

“看你这么可怜就告诉你吧,是她的手,很白,像是修炼了邪功似的,特别好分辨,我刚才用你的给万星照打了,已经告诉他了。”夏忆雪往床边一坐。

田二苗看了看她,“你不是不让我看吗?现在为什么告诉我?”

“……”夏忆雪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怕因为此事耽误了我们吸收雷电之球淬炼身体。”

“真的是这样?”田二苗笑眯眯的问道。

“你这个样子很贱。”

夏忆雪给了田二苗一个白眼,然后,走出去。

到了客厅,她愣愣的想着:“为什么我要在意他的事情?看他无助时候,我心里为什么会不舒服?是因为我们是合作关系吗……”

“嗯,是了,我怕失去了这个合作伙伴,再找一个很难,找一个他这样心思不坏的更难。”

夏忆雪觉得自己想通了,心里便舒服了许多。

一整天,两人都没有出门,甚至,中午饭都是叫人送上来的。

关于调查,当然是交给万星照来办了。

田二苗和夏忆雪面对面的修炼者。

田二苗很疑惑夏忆雪为什么不看书了,但他没问。

睁开眼,代表着修炼结束,田二苗感觉距离炼气境六重又近了一些。

夏忆雪还在修炼着。

田二苗没有打扰,静静的看着。

虽然,大美女夏忆雪一直在身旁,但是,田二苗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观察过,这么一看,他便被夏忆雪的美深深的吸引了。

看着夏忆雪的翘鼻,田二苗很想有手捏一下。

看着夏忆雪的红唇,他不由舔了舔嘴唇。

看着夏忆雪洁白的脖颈……呃,不能再看了。

田二苗都有生理反应了。

“好看吗?”

夏忆据俄媒2月7道雪睁开眼睛,冷笑着。

“好看。”田二苗脱口而出。

“原来你是个偷窥狂。”夏忆雪说道。

“我怎么偷窥了?”田二苗眉头一皱:“你不要侮辱我好不好。”

“趁我修炼关头……还不是偷窥?”

夏忆雪气鼓鼓的说道:“你以后多了一个外号了,就是偷窥狂。”

“……起外号是不对的。”田二苗说道。

“你偷窥也不对呢,既然你做的出来,就别怕被人起外号。”夏忆雪哼着。

田二苗大怒,拉起夏忆雪往外走。

“你干什么?”夏忆雪生气了。

“找个地方,咱们好好说道说道,一言不合,打一场也没关系。”

奥利司他胶囊一天吃几次
跌打损伤怎么热敷
女性腰疼后背疼的原因
益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三门峡治疗白癜风方法
肝郁型月经不调用哪种药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