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br岁月无情节能

2020-10-19 来源:

岁月无情,人间有情,殊不知那一刻落地的“情识”也是一把刀。当枯叶残花飞离枝头化作春泥,能赋几许深情?当春风吹动船帆,可载多少别绪离愁?当你走进滚滚红尘,是否受得住天地的拉扯?岁月如刀,刀刀刻在心底。岁月的刀痕就如地球的经纬线般密密麻麻。善有善的刀痕,恶有恶的刀痕,有忧伤的刀痕,有幸福的刀痕,有满足的刀痕,有不安的的刀痕……倘若没有一颗辩证的心,只知雕刻一处,终致刺穿的边缘,崩溃的深渊。

沐云海孤独地站在茹佳梦的墓碑前,流下了一滴泪。只有一滴,再也流不出了。旁边的茹佳清早已泣不成声。去年中秋,皓月当空,茹佳梦倒在了回家的途中。弥留之际,也没能见到沐云海最后一面,只对身边的茹佳清说了最后一句话:“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转告云海,能够爱他这一世,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对于爱情,到了生命的尽头,有几人敢说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呢?茹佳梦没能赶上月圆之夜的相聚,却在秋天里随落叶永远地离去。直到今日,茹佳清也想不明白,姐姐说从未后悔,难道连背叛也没让她后悔过吗?

大学初见时,茹佳梦就爱上了沐云海,一个虽不善言语却有凌云之志的男孩。茹佳梦爱宋词,对州直系统的税收管理员培训需求进行调查摸底向往山水风花的世界。沐云海则酷爱商道,渴望成就一番作为。在茹佳梦的眼里,沐云海是所有美好的集合体。有宋词,她只能看着词人的风景感慨,有沐云海,她却能慢慢地填自己的风景词。他也爱极了她,一个纯净透亮的女子,有了她人生的一切才更有意义。毕业后,茹佳梦跟着沐云海去梅城经商,走之前他指着梅城地图说道:“此去梅城,柴米油盐的日子,你会不会后悔?”她淡淡一笑,反问“梅城可有梅花?”他深情似海地回答:“你去了就有了,你是得了魂的梅花,优雅中透着三分清冷,安静处停住四季时光,纯比冬雪,香胜牡丹,这辈子能遇到你,是我最幸福的事。”一瞬间,热泪顺着面颊飞泻而下,落在了书桌上梅10年来几乎没有变化城的山山水水。茹佳梦紧紧地抱住沐云海,无比动情地说:“谁说你吝于言辞,那只是他们的愚昧曲解。梅城的柴米油盐可作雪竹山水观之,从今往后,任它岁月轮转,我在风景中读词,你在词海里看我。”他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是我多虑了,你心中自有一片风华。”

到了梅城,他们租下简洁的小房子,不辨五谷的茹佳梦乐此不疲地学习做饭,并且顺利地通过了一家文学杂志社的实习考核。他则去了一家商贸公司做销售,披星戴月,不辞辛苦。心中有风景的人,从不曾被时光慢待。两年后,她有了自己的专栏,他也升为销售主管。在七月七日,他们领了结婚证。夜半无人私语,共许比翼连枝。第三年,他觉得施展抱负的时机已渐至成熟,不愿再继续打工,自己开了家商贸公司。呕心沥血,如履薄冰,他仅用四年时间就在梅城食品批发行业里站稳脚跟,乃至独领风骚,一时无两。忙于工作,疲于应酬,连在一起吃晚饭的时间几乎都没有了,彼此之间的交流自然而然地少了。他宽慰她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等到公司扫除外患,彻底坐上同行业头把交椅,我就退居二线,陪你看江山如画,如何”。她心疼他的操劳,轻抚他的后背,望着他头上散落的白发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武功不在别处,在于心中明悟。许多事都是求而不得,没有天下第一刀,争夺绝非正道,注意身体吧。”“嗯,商道浮沉,确实得下一番定静的工夫,否则就会死在去往天下第一的途中。”

他深陷泥沼,难以明白她的良苦用心。茹佳梦依旧在风景中读词,只是没了初时的欢欣。沐云海已不在词里看她,走到了镜花月影处。一日,她在纸上写到:梅花如故,三分清冷难解醒。拿到书画店做了装裱,裱成之后挂在了书房的墙上。她期待着丈夫回归家庭生活,远离虚无斗争。

又是年终岁尾,暗战不停。对手行事阴诡,无所不用其极。韩婉殊是沐云海公司的副总,也是公司的元老之一,公司的销售订单有四分之一被她握在手中。对手竟使用离间计,雇人四处散布沐云海与韩婉殊有婚外情的消息,致使韩婉殊的老公跑到公司大闹,韩婉殊被逼无奈,黯然离职。外有对手虎视眈眈,内有员工军心浮乱,正是内忧外患、生死存亡之秋,沐云海却陷入了迷茫之中。茹佳梦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拨通了他的,他以为会受到她的痛斥,她却缓缓地说到:“我曾对你说过,没有天下第一刀,你在扩充疆土的时候,何曾问过那些同行的感受。造成现在的局面,都是你作茧自缚。这就是求而不得,你心中早已没了往日的风景。”沐云海叹道:“还是你看得清楚,只怪当时我没听进去你的话,难道你不问问韩婉殊吗”?话音未落,茹佳梦就说道:“无中生有之事,何必问它。要说背叛,你背叛了爱的初衷,背叛了爱的默契,回来吧,云海。”停顿了两秒后,沐云海说:“等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明年中秋,月圆之夜,我休假回家。然后,我带你去旅游。”

无奈造化弄人,茹佳梦没能等到最后的相聚。沐云海痛失爱妻,昔日的踌躇满志,都成了今日的寸断肝肠。到了今年的祭日,最后一滴,落在了伤心处。

回到家,沐云海向妹妹茹佳清讲述了当年发生的一切。之前没讲,茹佳清恨他恨到骨髓,把她姐姐的死归咎于他的背叛,以致茹佳梦忧思伤怀,郁郁而死。他不愿辩解,归根结底,他认为还是他没能照顾好她。

沐云海走到书房门口,抬头就看到了妻子写下的那副单对,“梅花如故,三分清冷难解醒。”悲伤化为文字,他提起笔,颤颤巍巍地写下绝对:妄念似刀,十分凄凉犹梦中。横批:惜时无多。

茹佳清在客厅大声痛哭,这次不再有怨恨,哭声里有释然也有惋惜。

共 21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里俩个主人公沐云海与茹佳梦原本是恩爱夫妻。沐云海创业取得了不小成绩,没想到商场暗战对手用了离间计散布谣言逼走了公司主力韩婉殊。公司受到重创的沐云海想回家与妻子团聚,可惜妻子没能等到这一天离他而去。得知真相的茹佳梦妹妹茹佳清原谅了姐夫并对姐姐离世感到深深的惋惜。淒美的爱情故事。作者文字唯美,读来深深被主人公不能团圆而惋惜。。【:闲妹】

1楼文友: 14:5 :44 欢迎赐稿,创作快乐!

脑梗
宝宝腹泻的原因
永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