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搭配

2020-05-21 来源: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
湘西到处有土匪作乱,各地为了自保,各大家族有的筹钱购枪,有的拉起民团。七家溪张家是当地最大家族,由地主张美才牵头组建民团,共计有四十多个年轻后生,每天在大岩塔屋(家族中三房。是一栋双手推车的大木房,五柱六,正屋七间,两边侧屋各两间,共计十一间,院子用大块麻石板铺成的晒塔,可以容纳千人。整栋木房由高大的烽火墙围着,楼门高大结实,是当地有名完整、高大的木房子,其他地方很少见。现在已经破败不堪)练习武功。
初冬的一天,天色已经开始抹黑,友儿(张灵友,张美才的二儿子)狼狈不堪的从外地逃回来,到民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他这两天的经过......
原来是这样的。前几天,友儿和张灵仰(化名)都是二十多岁的人,高大有力气,就是很少到外面走的,胆子小,到沅陵去卖猪儿,那时候不通公路,只能走路,八十多斤重的担子,两百多里的路程走了两天不到就进了城里,所幸的是小猪儿很抢手,只一天时间,两人的小猪儿都卖完了。两人在城里买了点期货,第二天一早就回家,他们选择走九级,要近三十多公里路,还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下午四五点钟就可以到家。
他们走到九级,很多地方都是羊肠小路,崎岖不平地,时而悬挂在山腰间,时而下带沅水边边上。抬头望天,人就头昏目眩。偷眼看下面,只见沅水汹涌澎湃,稍有不慎就会掉进沅水中去。特别是这里的“寡妇链”(九级一段最为险要路段,石头上拴着很粗的铁链,给纤夫提供攀附的工具,很多纤夫在这里丧命,故名),记载着沅水排工、船工的心酸血泪史。到了这里,窄小不平石面路,从沅水边边上擦身而过,浪花都能溅到脚上,行人到了这里个个都提心吊胆。过了最险要的地段,沅水边的山腰再也没有路可以通行,因为,太陡峭了。小路突然转进山谷里,变得稍宽大平坦,这里两边地山高入云端,紧紧地挨着。山谷里不到二十米宽,十里没有人户,大山谷里分布很多小山谷。
两人刚走进山谷不远,两边突然跳出共五个持枪的土匪。友儿他们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首先我们要明确参加比赛的目的和意义,心里特别害怕,不敢反抗,任土匪抢走身上的钱物。土匪将他们两人双手反剪绑着,由两个挑起他们的担子,两个土匪个土匪着他们往小山谷里走。不到半里路,里面是一条葫芦状宽大的溶(山谷),溶的尽头是梯形稻田,田坎高约两丈,一直到山顶。约一里远,溶到了尽头,有好大一片杆竹林(细小长而直的竹子,古时用来做箭杆的),只见无数白骨和猪笼、鸡笼等物件。
两人知道这里就是自己的断头台了。估计是外面又有过路人,土匪又要去抢劫,人手不够,众多产业资本陆续从房地产领域悄然抽身而去。 5月18日有个土匪朝溶里高喊(土匪黑话,听不懂),押他们的四个人,叽叽咕咕地商量了一下,两个土匪立即往外走。现在,押他们的只有两个土匪。捆绑友儿的麻绳不太结实。友儿趁土匪不注意时,慢慢挣脱了,快速将身边的土匪打倒,另一个土匪见状立即举枪对准友儿,这时友儿说是迟那是快,举手托起土匪的举起的枪,“叭”一声,枪朝天打响了。友儿趁土匪换梭子的空裆,立即风一般地向山上飞跑,也许是求生地本能,自己只记得,抓住一把茅草,“嗖”一下就上了一层高坎田,没有几下就窜到山顶上了。
张灵仰双手还牢牢地反捆着的,见友儿和土匪在打斗,独自跌跌撞撞地逃进杆竹林。土匪紧追不舍,张灵仰跑几步就摔倒,爬起来又跑,再一次摔倒,一双眼睛都被竹根扎瞎了。原来,人反手绑着,走路无法控制平衡,加上逃命心切,更加没有办法正常走稳路。外面的土匪听到里面枪响了,知道里面出事了,也立即返回了。
精疲力尽地友儿,坐在山顶上喘着粗气,不见张灵仰出头,听到溶里又响了几枪,知道张灵仰凶多吉他已经于22日宣布暂时停止履行众议长职务。少。这就是胆小怯场,临危而乱的结果。当时,要是友儿打倒土匪以后,凭他的功夫(他也是民团习武者)紧接着拼命一搏,也许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
民团都是血性方刚的二十来岁,年纪大的也不超过三十岁后生,当时听了友儿的讲述,个个青筋暴动,人人都摩拳擦掌,坚决要报此仇。大家经过周密计划,准备了一天,二十个后生整装出发了。
傍晚时分,民团后生走到县城下南门。守城门的士兵(国民党)见这群雄赳赳队伍,一色黑色便衣,人人右边衣下角吊出五寸多长的红绸带,步伐整齐,以为是什么特种部队,让城里的闲人闪到两边,中间让出大道。其实,他们只有两只手枪,其他人都带一支手电,故意露出红绸子,不明白的人以为是配带的短枪。
民团径直到县政府。他们到县政府专门来报案存档。县长说:“九级这股土匪,已经危害地方多年,政府曾经几次清剿,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既然你们有能力,非要除掉这股土匪,就是为我们县做一件大好事。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将这股土匪除掉,我都记你们一大功劳。”
民团得到政府支持,就放手去对付土匪。他们先派出五个人,扮成做生意的客商,说说笑笑的走到九级。其他人保持距离,紧跟前面的商队隐蔽而来。土匪依然从两边窜出来。民团假装害怕,故意拖延时间,还在和土匪为商品物资讨价还价,后面的大队就赶到了,将五个土匪全都活捉。民团叫一个土匪带领路,去找张灵仰。没有多久,就在杆竹林里找到早已死去地张灵仰。他身上的绳索依然绑着,两只眼睛都被杆竹蔸签(扎)瞎了。这里无数白骨,不知有多少冤魂没有人收尸。
民团拷打土匪,供出“活阎王”严涛,就是坐地分赃的总头目。他武功超常人,喜欢抽鸦片,家就住在外面河边上,通常住在小老婆家里。民团在天黑之前,悄悄地包围“活阎王”的房子,快到半夜,从多处潜入房子里,打开前门。几个武艺高强的后生,快速踹开内房门,从睡梦中惊醒土匪头,经过短时间较量,严涛自知来人不善,卖出破绽,飞身从窗户跳出,企图逃跑,等他刚着地,早就守候在外面几个后生,立即将他按住,五花大绑起来。民团押着土匪到县里交接,从此,九级土匪就绝迹了,来往小商贩也安全了。
县志里就记载着这件大事。解放后,张美才因这件事,党和人民都宽大了他,文革期间也没有批斗他,就是因为他做了一件大好事。


共 2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民团请缨,九级除匪,利国利民,名载史册。湘西匪徒猖獗,除匪故事流传甚多,出书的有,拍成电影的也有。如将第一手资料很好的加工,情节曲折些,故事竟险些,还是很受读者欢迎的。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7-24 11:08:06 问好,期盼新作!兰州牛皮癣医院
治疗动脉粥样硬化的药通心络怎么样
宜昌十佳癫痫病医院
剖宫产手术病人的护理
养气补血
上饶治疗白斑的医院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