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木纹典坟197第一百九十八章重典

2020-09-29 来源:

典坟 197.第一百九十八章 重典

江丰回去,闭上眼睛想着,这个轮则尔的目的是把厅族壮大,而且将来都是骨化人,那么这诡异的东西统制这个典坟,骨当吗?

江丰一哆嗦。

睁开眼睛创建了帕里斯-希尔顿品牌,看到江媚在看着他。

“有事?”

“没事,你看看这个。”

一个请帖放到他面前,是仓喜。

“打个就完了,这弄什么呢?”

“不知道。”

江丰不知道这个仓喜玩什么,请帖到是弄得红火喜庆。

他不想去,可是想到仓喜那样子,江丰就的点失控,他没有去,自己去河边坐着,河水都冻上了,后天就是交典当的时候,通会那边的这些典当都会在第二天出当,收到的钱,到底来做什么,会不会按照约定来做事呢?江丰不知道,似乎现在已经没有人问账的事情了,都忙着自己眼前的事情。

江丰冻得有点麻了,才回去,晚上喝酒,无名进来了,坐下一起喝酒。

“后天就是交典当的日子,我先了一个典坟。”

这话的意思,江丰没有听明白。

“正常呀,我也需要交。”

“我不是那个意思?”

江丰想,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

江丰没有想到无名竟然来这么一手,但是他行不行?

“我想你跟我去看看,看看能不能行?”

江丰觉得有点冒险。

“我觉得这个轮则尔对典坟并不是十分的明白,所以……”

江丰也不知道,轮则尔对典坟并不是完全的明白,但是下典这个手段有点太小人了,可是此刻,无名要下,那么要重典,这个轻则变成傻子,重则就要命了。

江丰跟着无名去了。

那个典坟看着普通,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纹相也是一般。

“这是高尔山一个和尚的坟,本来应该是在坟塔里的。”

江丰一愣,这个可真是要命了,无名当竟然能弄到这样的坟。

“如果是这样,或者还是可以的。”

“有多大胜算?”

江丰绕着坟转了两圈,看了半天说。

“就这坟气,应该是没问题,就是轮则尔,不死也会被坟气弄成傻子。”

“我担心……”

江丰想,什么事都是有风险的,如果害怕,什么都不要做了。

无名决定送这重典。

没有想到,轮则尔突然就通知,这次典在陵村,突然改变了地点,到也艺术创作与市场没有什么。

江丰送典完事,无名还没有出现,他没有等着,回去,娃娃家族的人竟然来了,坐在那儿等着他,江媚陪着聊天。

娃娃家族的人看到江丰进来说。

“江主事,我们家主事找您有点事,麻烦您去土楼好吗?”

江丰点头,他没有想到,没去竟然派人来了,看来是有事儿了。

江丰上车,娃娃家族的人上了车,江丰侧头看了一眼,一激灵,竟然是仓喜,她捂着嘴乐。

“调皮,有事呀?”

“没事,我上回请你你不去,我生日,怎么办?”

“今天补上,你想要什么?”

“你陪我到后山看雪就行了。”

江丰陪着仓喜到后山去看雪,后山的雪总是在每年的最后才化掉,而且千形万态的。

他们站在石头上,看着那雪。

“你不去,是不是不喜欢我?”

“这个,和那个没关系,我毕竟有老婆的人。”

“是呀,不过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最后你娶的只有我,其它的人都会分离而去。”

“为什么?”

江丰知道,尽管仓喜让他摆脱不掉,可是他不想改变现在情况,他只想一个稳定。

“宿命,这个我想,如果让扎一给你算一下,能算出来。”

“仓喜,这事以后别提了,回去,天很冷了。”

江丰把仓喜送回去,回来后,江媚问什么事?

“送典的事,没大事。”

江丰想着无名送的那个重典,轮则尔会怎么样呢?

三天后,江丰的房间突然骨化人就进来了。

“我们主事出事了。”

江丰就想到了重典,江丰过去,几个主事竟然都来了,都在轮则尔的房间里,轮则尔流着口水,傻笑着,问什么都没有反应,江丰把脸转到窗户外面。

这并不是江丰想看到的结果,结果就是轮则尔死掉了,这样他太受罪了。

无名叫了一声江丰。

他们出去。

“江丰,你说下一步怎么办?”

“通会散了,把账分了。”

“这个……”

“我劝你别折腾,大家都是反对的。”

“也好。”

他们听到“吱吱吱……”的笑声,那是轮则尔的笑声,江丰和扎一一愣,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他们冲进去,轮则尔那眼神是恶毒的,盯着他们两个看。

“二位,你们以为我真的傻了?那重典对于我来说,很一般,别再折腾了,这次我不给你们两个惩罚,看来是对不起大家了。”

“没有江丰的事情。”

“你们两个合计了,别说其它的,江丰,我依然是要江媚,如果不给,我就发疯,无名,你们无名当,至少给我拿二十典出来,送到陵村来,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

江丰看了一眼无名,无名摇头,江丰也摇了摇头走了。

他根本就没打算让江媚再去轮则尔的身边,这回就是死,也不能让江媚去。

江丰像没事人一样,没有跟江媚说,轮则尔就来了,坐在当台上。

“江丰,你想怎么样?”

“犊子,我跟你玩命,敢不?还想要江媚,你做你娘的梦吧?”

轮则尔冷笑了一下说。

“那你想怎么样?”

“轮则尔,我是一让再让,你跟别人怎么折腾我不管,如果你再跟我折腾,我就跟你拼了这命。”

“你疯了,我不跟疯子玩,你以后也别折腾我,我也会疯的。”

江丰要拼命,轮则尔也是害怕了,江丰这样说,这几天感觉到自己所学的各种术,似乎有一种喷式的样子,总是有想试的想法,他知道,这养主已经快到差不多的时候了。

轮则尔走了,江丰告诉江媚,以后出去,要让人陪着。

“知道了,哥,你别跟这傻子拼命,不值。”

“少废话。”

江丰知道,这回无名当的二十典坟也是伤了些元气,二十典,真是要了命了。


吉林哪里治疗白癜风
南宁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
鄂尔多斯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