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关于红蜻蜓男皮鞋的介绍营养

2021-01-15 来源:

远方:红蜻蜒,关于红蜻蜓男皮鞋的介绍

人的满足有时也很简单,我心灵的满足,在一个旧书摊就能找到。

那是去年春天的一个傍晚,我下班路过农贸市场门口,一个新摆出的书摊吸引了我。

书摊是几个旧编织袋铺在地上形成的,上面摆满了旧报纸,过期的杂志和薄薄厚厚的书籍。

我蹲下身,在书堆里乱翻,发现了《猎人日记》《牛虻》《红与黑》《雪莱诗选》…这些书,我曾经拥有过的......我忽然想:丢掉这些书的人,一定不是买回书的人。如果是,会是出于什么原因丢掉了呢但对于贴在墙壁上的宣传资料则没那么在意。”一位陪同人员透露。。

我正这样想着,书摊主人站到了我的对面。他是一个身材矮小的老人,满是皱纹的脸庞就象一部落满尘土的旧书封皮。他用山东口音劝我说:买了吧,少抽一包烟就买了。

这时,一个身体瘦弱,头发上别着个红蜻蜒的小女孩很快把一个白色塑料袋撑开,双手捧到我我觉得自己还OK的面前,让我往里装书了。

你叫什么名啊?我一边往袋里装书,一边问。

我叫婷婷,九岁了。她答。

你头上的蜻蜓真好看。我说。

是从旧书里飞出来的,是夹在一本书里的布蜻蜓。说完,她笑了。

七元五角钱,我买了六本书。

我喜欢藏书。小时侯积攒许多小人书,有《大虎和二虎》《小英雄雨来》《鸡毛信》《小号手》等。稍大一点了,又有《战地红缨》《向阳院的故事》《小猎手》大了,又有了《渔岛怒潮》《万山红遍》《艳阳天》《沸腾的群山》等。只要有一点零花钱,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买书。

由于多年他乡漂泊,每次搬家,当我必须要放弃一些书的时侯,就觉得我的生命象一本好书被撕了封面,正一页页撕碎了心灵。

有一年我在北方小城的一家饭店打工,宿舍失火,烧掉了我的全部书籍。我时常这样想:如果书也能有坟墓,真应该在我漂泊过的地方为它们埋下一个个小小的坟莹,以寄托我的哀思。

不知不觉,我去旧书摊的次数多起来。有一天,我在书堆里忽然看到了三毛的《雨季不再来》我一下想到了《撒哈拉的故事》十九岁时,我借到过这本书,因人家要的急,我两天两夜没合眼,把全书抄了下来。

我在书堆里不停地翻找。尽管这本书我早己有了,可是我不希望还有一本埋在费纸堆里。

你在找什么呢?老人问。

这里有吗?我简直有点着急。

你找一找吧。老人说。

夏季里一个星期天的傍晚,我走向书摊时,己经收摊了。老人和小婷婷用力推动着那辆破旧的三轮车。

怎么不骑着啊?我问。

爷爷病了,骑不动。婷婷回答我。

我来推吧!我上前从老人手中抢过车把,向前推去。

老人住的地方离市场不远,十几分钟就到家了。

在帮老人往屋里搬书时,我发现,这是一间只有几平方米的出租房,除了一张床,再就是乱堆乱放的书和报纸。

在与老人的交谈中得知,老人来自山东农村,曾经当过民办教师,家里有个女儿正在省城的一所大学读书。他己在京城两年多了,一直以骑三轮车在拆迁的地方收旧书为生。身边的这个小婷婷是他收破烂时拣来的。

据婷婷自己说,她自己的家在内蒙,妈妈有些傻,在她很小的时侯闹眼睛,妈妈用盐水给她洗,结果把两只眼睛洗得看不清东西了。由于她经常独自往外跑,村里就把她送进了当地的敬老院。她是什么时侯,怎么坐火车跑到了北京,她自己也说不清了。她只记得自己在很饿很渴的时侯被收破烂的爷爷带进了这个家。

从老人家里出来,我心里增添了一种说不出的沉重。

我买书的次数明显增多了。我甚至不再挑选。

10月份,我出差到外地,回来己是11月中旬。再去看书摊时,书摊不见了。

就在我心里空空荡荡,准备离去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了我。寻声望去,我看见了头上别着红蜻蜒的小婷婷。她正一只手拉住一位戴眼镜小伙子的俄罗斯总统普京16日下令衣角,一只手举着一本书:叔叔,叔叔....。

那位小伙子用力挣脱了她的手。书被碰到了地上。

我急忙走过去,弯腰拣起那本书。那是一本没了封皮的《撒哈拉的故事》

我的眼睛一下潮。我知道婷婷是在找我。我一把拉住她的手说:叔叔在这里呢。

婷婷忽然抱住我的胳膊,放声大哭起来。

原来她的爷爷患胃癌去逝了。爷爷临进医院的时侯告诉她,一定要把找到的这本书送给我。爷爷去逝后,她每天都来这里找我,己经半个多月了。

你以后要去哪里呢?我蹲下身,把婷婷抱在怀里,问。

回内蒙找妈妈去。婷婷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小声说:爷爷让姐姐来接我了。我要回内蒙。

婷婷走了,连同那只红蜻蜒。那天,北京飘着雪。

----远方作品《红蜻蜒》

远方:背后那双眼睛。

绥化哪家牛皮癣好
松原哪家白癜风医院
南宁哪家妇科医院好
友情链接
广州房产网